重庆时时彩直播 > 科幻小说 > 冒牌皇妃:王爷请指教 > 第三百零五章 研究蛊毒

第三百零五章 研究蛊毒

本文地址:http://www.pykgm.com.cn/zw_101339/33723375.html
文章摘要:第三百零五章 研究蛊毒,文论交通设施很着急,尽收才墨之薮恣情纵欲。

推荐阅读:废土崛起神医凰后庶子风流超级灵药师系统快穿之反派攻略计中计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未来宠物店娇妃在上

一秒记住【武♂林÷中☆文→网 WwW.50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回到自己屋子里时,才发现唐聪早就在门外等着了。

    见到洛安安便要上前来说些什么,可还未开口便被洛安安打断,“进屋再说。”

    于是,唐聪跟着洛安安进了屋,顺手关上了房门。

    荀儿许是玩累了,重庆时时彩直播:靠在百里墨宸的肩上已是熟睡,百里墨宸将他放在床上休息,这才行至桌边落座,冲着洛安安微微点了点头。

    洛安安会意,便将九龙图拿了出来,摊在了桌上,冲着唐聪道,“你瞧这是什么。”

    唐聪盯着那九龙图看了好一会儿,脸上的神色渐渐变为震惊,“这,这该不会是……九龙图?”  洛安安点了点头,“正是,不过,只有一半。”说着,有些失望的撇了撇嘴,“这是唐钰去密道杀我之前交给他其中一个弟子的,接过阴差阳错的居然被荀儿给找到了,方才我去问了那弟子,他说另一半

    ,在三皇子,隋凯那!”

    “而且,唐钰屋子里的密室,就是通往藏宝之地。”百里墨宸补充道。

    唐聪被这些信息给惊呆了,不由的将九龙图往自己面前拉了拉,细细打量着,“这几座山,倒的确像是黎山,可若是唐钰屋子里的密道是通往藏宝之地的,那为何不一早就将宝藏给挖了?”

    唐聪的问题,说实话,洛安安还未曾想过,以至于此刻微微张着嘴,不知道该如何作答,“这个……会不会是……已经挖完了?”

    百里墨宸微微摇头,“不太可能,若是已经将宝藏都挖走了,九龙图便等于是一张废纸,唐钰完全没有必要特意交给其门下的弟子。”

    洛安安想不明白了,“那为什么挖了通道,却又一直不挖宝藏呢?我看唐钰屋子里的密道应该是好几年前就挖好了。”

    密道挖好了,却不去挖宝藏。

    着实可疑!

    百里墨宸却是忽然掠起一抹淡笑,“或许,答案就在另外半张九龙图之上。”

    闻言,洛安安不由的惊讶,“有道理哎!隋凯这人那么贼!”

    一个心机城府都那么深厚的人,怎么会将这无价之宝全都交给唐钰呢!

    唐聪也跟着点了点头,“传言九龙图埋藏无尽宝藏,倘若最终会落入歹人之手,倒不如毁了!”

    “有道理!”洛安安对唐聪的提议表示赞赏,“既然宝藏之地就在咱们唐门附近,那不如咱们就去看看那地方到底有什么稀奇的,为何唐钰都找到地方了,却挖不了宝。”

    话语间,早已掩饰不住好奇心。

    “不行!”

    两个男人竟是异口同声,吓了洛安安一跳。

    “干嘛这么激动……”洛安安嘟着嘴,一副被吓坏了的小媳妇样。

    但很显然,眼前的这两个男人都挺了解她的。

    唐聪眉心微蹙,“门主,你伤还未愈,且不说唐钰那混账的密道里还有多少机关暗器,单是那埋藏宝藏之处是否另有乾坤也未曾可知。”

    “所以,你想都不要想。”百里墨宸总结性发言,一双眼轻飘飘的瞥过来,分明透着警告,“密道里太危险,我会让人研究过九龙图之后再做打算,没必要非往密道走。”

    对呀!

    眼下她们有藏宝图在手,干嘛还要去唐钰的密道冒险?

    唐钰是为了掩人耳目才走密道的,她们可是光明正大!

    洛安安忽然发现,在百里墨宸面前,自己就是个傻子,什么都想不到。

    有些挫败的点了点头,眼角瞧见了唐聪手里的书,便问道,“这就是那本蛊毒秘籍?”

    唐聪拿起书一看,“哦,是啊,就是这本。”原本便是来送书的,结果被九龙图给吸引了全部的兴致。

    洛安安接过蛊毒秘籍,随意的翻了遍,道,“那你们去研究那九龙图吧,我研究研究这本秘籍,看看有什么法子能救金彦淮。”

    岂料手里的书反被百里墨宸抽了出来。

    “先去休息。”语气态度不容拒绝。

    洛安安很不服气。

    她承认自己今日一早起来折腾到现在,的确是有些累了,可眼下想到要救金彦淮,她怎么可能安心休息。

    不过百里墨宸这脾气她也知道,她若是不肯,他铁定会强逼着她睡。

    于是点了点头,“知道了,我会睡的。”一边说着,一边似是无意的将秘籍拿了回来,道,“那我等睡醒了再看,你们去研究九龙图吧!”

    说着,便站起身来,一副马上就要去休息的模样。

    百里墨宸将信将疑,站起身来,微沉着眉心,“你真的休息才好。”

    “我真的会休息!”洛安安一脸严肃,“你们快走吧,我要睡了。”

    百里墨宸看了洛安安一眼,无奈而又染着宠溺,这才与唐聪一起离去。

    洛安安关了门,自然是不可能真的去休息的。

    床上还躺着荀儿,她可不想将那小家伙给吵醒了。

    于是坐在桌边,看起了秘籍来。

    这本秘籍并不算太厚,拢共不过二十几页纸,但几乎每一张纸上都写着一张炼制蛊毒的房子,等于是说这小小的一本秘籍,足足有二十多种蛊毒的炼制方法!

    第一页所写的,乃是虫蛊。

    “其法以五月初五聚百种虫,大者至蛇,小者至虱,合置器中,令自相啖,经年开之,余一种存者留之,蛇则曰蛇蛊,虱则曰虱蛊。”洛安安轻声念着书中所写。

    这种虫蛊显然就是旁人所认知的蛊毒,聚百虫,毒者生。

    而留下来的蛊虫种类不同,其作用也是不同,蛇剧毒,虱绝症,满满的一页,记载得十分之详细。

    洛安安粗略的看了眼,只见其中有种虫子成为蛊毒的话便会使中蛊者神智不轻,暴饮暴食,最终却是饿极而死,显然就是隋扬中的那个蛊毒!

    “这是什么虫啊……”洛安安小声嘟囔着,只见密密麻麻的一串字中出现了极为令人作呕的一个字。

    “蛆?”不是吧?隋扬肚子里那条虫是蛆?

    蛆也能成为蛊虫?

    它是怎么做到把别的虫都杀了的?

    该不会是纯属运气好吧?

    果然,那个‘蛆’字后面还有一行小字。

    百次难得其一。

    所以,事实证明,隋扬真的是‘运气好’,被个蛆做的蛊虫给毒了!

    无奈摇头,洛安安便又翻到的第二页。

    此处已不是虫蛊,而是血蛊。

    顾名思义,是用血来制蛊。

    光是看到这血蛊二字,洛安安便能确定唐子安给金彦淮下的就是血蛊。

    血蛊有两种,一种是以炼蛊者鲜血为引,喂食蛊虫,百日之后蛊虫便与其血相通,若炼蛊者死,中蛊者便会泯灭人性,伤害亲近之人。显然就是金彦淮所中的那种。

    而第二种是以炼蛊者自身为瓮,食毒百日,滴血炼丹,中蛊者表现为体格强健,精神爽朗,但若停止服用丹药,便会一蹶不振,体虚而亡。

    看到这血蛊,洛安安忽然就明白了为何唐聪这般反对她解禁此书。

    练血蛊者,害人先害己,也只有唐子安那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疯子才做得出来!

    第一种血蛊的解法是以下蛊者生时血脉为药,有解等于无解;而第二种血蛊干脆就是没有解法,除非下蛊之人一直炼丹养着,否则中蛊者必定会体虚而亡!

    不过短短两页,就看得洛安安脑壳子疼。

    低头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洛安安长叹了一口气。

    其实,若真有救,唐聪一早就该发现了不是。

    生时血脉为药,可蛊毒非要死后才被催动。

    真是可笑!

    又往后翻了两页,一页比一页恶毒,难堪,更甚者还有用死尸炼蛊的,可谓丧尽天良。

    洛安安不想再看,干脆将秘籍合上。

    转过身看向荀儿。

    这个可怜的孩子,亲娘是个丧心病狂的疯子,亲爹又被亲娘害得泯灭了人性,被迫点穴昏睡。

    他自己也是被他娘亲害得一辈子都只能有这四五岁的智商,甚至多次被自己的娘亲利用。

    那个唐子安,真是死不足惜的,居然连自己在这世上唯一的血脉都如此狠心。

    想到这儿,洛安安忽然觉得灵光一现。

    猛的又将合上的秘籍打开,一字一句,细细斟酌着血蛊那一夜上的只。

    “以下蛊者生时血脉为药……生时血脉……血脉!”洛安安被自己的猜测惊得说不出话来。

    难不成,并不是要唐子安的血,而是要……荀儿的?

    书上特指了血脉,而并非鲜血,应该是有原因的对不对?

    金彦淮有救了!

    洛安安兴高采烈的站起身来,迫不及待的去告诉百里墨宸自己的这个发现,可刚刚开了门,就见不远处一个人影正冲着自己跑过来。

    是隋扬!

    “小姐姐!”

    见到洛安安,隋扬显得特别高兴,一边高呼着,一边招手,就这么跑了过来。

    什么情况?

    不是说蛊毒解了吗?

    怎么还是一副傻乎乎的样子?

    还小姐姐?

    洛安安撇了撇嘴,正欲回应他,岂料却被他一把抱紧了怀里。

    “小姐姐,你没事就好了,你不知道,我可担心你了……”  他抱得这般紧,以至于让洛安安怀疑,这家伙就是来吃她豆腐,占她便宜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推荐阅读:龙王传说神藏未来天王盛唐风华玄界之门逆鳞银狐大明1617宰执天下1852铁血中华

冒牌皇妃:王爷请指教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或网友上传,重庆时时彩直播只为原作者莫小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小弃并收藏冒牌皇妃:王爷请指教最新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处理。
Copyright © 2016 重庆时时彩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