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第一百零九章

本文地址:http://www.pykgm.com.cn/zw_98265/33723388.html
文章摘要:109.第一百零九章,张勇军口服避孕劲乐,降将玄之又玄修理者。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都市全能系统乡村朋友圈捡个校花做老婆至高使命神级强者在都市大庸医一世兵王

一秒记住【武♂林÷中☆文→网 WwW.50Zw.Net】,重庆时时彩直播: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此为防盗章, 比例60%, 时间24小时以上可看。

    这种略带纵容(划掉)的语气,无论怎么想,都像是秦安那家伙的口吻。

    以上个世界中,秦安的身份而言, 若是当真被融合到了这个世界, 其他一切未变的话, 想查林凌的手机号,其实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就连住址说不定都被送到秦安面前了——

    林凌用指腹在手机屏幕上点了一下,重新亮起的灯光照的少年睫毛微微颤动。他缓慢地向左滑动了屏幕, 完成删除。

    黑发少年有些烦躁地揉了揉头毛,走了几步向卧室床上一躺,在万分纠结中睡了过去。

    或许是睡前这颗深水鱼雷炸的太深, 林凌就连梦都做不安稳。

    他梦到自己跟祁南去北极看极光,正看得开心呢,秦安从天而降, 砸碎了冰川, 然后自己站立不稳掉入水中,拼命地游着,他一会自由泳一会蝶泳, 然后秦安在后面杀气腾腾地追……

    在快被追到的那一刻,林凌嗷的一下突然惊醒了。

    黑发少年警觉.JPG, 环顾了四周熟悉的设施, 瞅了一眼闹钟, 早上八点,重新又躺了回去。

    林凌的这座公寓窗帘很厚,拉上窗帘后,完全透不进任何一点光,纵使白昼也宛如黑夜。不过昨晚这座公寓的主人没有去拉窗帘,所以透过窗户,林凌看见了点点细雨打在玻璃上,阴沉沉的云雾遮天蔽日,显然是一个阴雨天。

    林凌原先打算趁着这段时间多与祁南接触,争取早日完成任务,离开这个世界,或者回归现实——不过那条简讯打乱了他的想法。为了测试秦安到底了解了多少情况,他在家里待了几天,没有去跟祁南见面。

    总裁大人是很忙的,对于林凌的取消见面虽然有些诧异,但祁南将其归结于林凌给自己工作的空间,所以每天都与他进行两次电话通讯,保证自己会挤出时间陪他旅游。而秦安——自从发出那次简讯后,便再也没有任何消息,既没有上门见面,也没有再发简讯过来。

    这段时间天气持续下雨,浇的一切都湿淋淋的。

    林凌也在家躺了三日,直到第三日,他那扇万年没人来的房门被人敲得砰砰作响,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原先躺在沙发上的黑发少年在敲击声响起的一瞬间差点跳了起来,但随即,他又放下心来。

    秦安那个人从来都是优雅从容的,怎么样都不可能如此没有形象地敲门。

    林凌在这个世界能说得上话的人不多,知道他住址的那就更少了,想来那个人便是——

    林凌懒洋洋地走到门口,拉开门,一个慌乱的身影立刻扑到他的面前:“林凌啊,兄弟啊,江湖救急!!”

    那人带着一副黑框眼镜,头发是乱糟糟的鸡窝头,穿着一身红色格子衬衫,一进门便抓住林凌的手腕,为了避免被赶出去,立刻将情况说了个遍:“小罗的老婆在国外出事了,他临时不得不请假去国外,我们缺人啊啊!设计组改了好几次的设计都被那老秃瓢因为没亮点打回重做了,现在只有你能救我们于水火之中!就你之前也参与过的那个展会设计!”

    “你就当临时外聘帮一帮我们吧,给钱的!”

    林凌:“………………”

    黑发少年看着眼前男人小眼睛里透露的祈求神色,心中微微地叹了口气。

    ——这家伙名叫赵齐,是祁氏财团分公司的部门经理。林凌在刚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便是赵齐帮了他许多,让林凌在自己部门里工作,再进入总部年会,与祁南相遇的。

    赵齐万分欣赏林凌的才华,对于后来林凌的辞职心痛万分,直到现在还时不时地给林凌发条简讯希望让他浪子回头。

    对于赵齐,林凌是有些歉意的。他当初突然辞职,给赵齐的部门带来了一些麻烦,这次赵齐有事,若是没什么情况的话,倒是可以帮一下——想到这里,黑发少年突然开口问:“展会在哪里?到时候有明星会来吗?”

    赵齐虽然不懂林凌为什么要问明星,但还是如实地回答:“在城北的寰宇中心,没什么大牌明星,但是有很多show girl哦!都长得很漂亮!”

    说到最后一句话,赵齐挤眉弄眼,试图用美女诱惑林凌。

    林凌心中呵呵一声,心道老子可是个有节操的GAY——不过城北距离市中心很远,而且以秦安的身价断不可能会出现在这种地方,所以他想了想,答应了赵齐:“好吧,不过我等会还有事,只能一会会——”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赵齐一把扯出房门。

    林凌只来得及用后脚跟把门带上,就被疯狂的赵齐塞进了副驾驶座中。随即赵齐犹如一只会蹦跳的兔子,跳进驾驶座,系好安全带,开始飙车。

    在一路上,赵齐也好怕坐在副驾驶座上的那位大神当场给自己表演一个跳车,不时地侧头看着林凌。

    林凌被他看的毛骨悚然:“看着我干嘛?”

    赵齐边看着林凌边摇头,化身林吹:“我惋惜啊!你这么一个设计的天才,竟然不打算走设计这行!我真的!贼心痛!”

    林凌:“…………”

    赵齐继续说着,说到动情处还用手锤了一下方向盘:“你的作品真的都像活过来一样,把古代的含蓄之美和未来的创新之美结合到了一起,我真是看一次心动一次,又惋惜一次,你咋就辞职了呢?”

    “你是不知道啊,前些日子业内出了一个所谓的天才,我看了看他的作品,嘿呀,还不如你三分之一!看老子不把他喷个狗血淋头!唉,林凌,你就不考虑再回来?”

    林凌默默地掏出耳机,跳出一首歌曲,屏蔽了赵齐,任由他在一旁说的唾沫横飞。

    在赵齐坚持不懈地云霄飞车下,硬生生将一个半小时的路程缩短为一个小时,最终一个急刹车,停在了他们的分公司面前。

    赵齐一停下车就把钥匙扔给门童,带着林凌一路飞奔,按着七楼的按钮,带着林凌来到了办公室里。

    设计组正在抓耳挠腮地对着设计图发呆,有几个人争论地唾沫横飞,在见到风尘仆仆的林凌和赵齐之后,纷纷扔下了手中的活:“你终于来了!大神!”

    “有你在我们就放心了,来来来,我们只有一点点时间了——”其中那名扎着马尾辫的副经理给了黑发少年一个拥抱,顺手把手中的笔记本拍在林凌手上,招呼道。

    黑发少年有些无奈地翻开笔记本,中间夹着的那只钢笔在少年修长的手指间灵巧地穿梭着,他翻了几页,将手中的笔指向电脑上放着的设计图:“这块撤掉,换成那块圆的,加上我之前留在你们那儿的雕塑——”

    “还有这里,也要改一下——”

    …………

    会展当天,寰宇中心。

    寰宇中心的外壳犹如一个半圆形的鸡蛋,表壳光滑,据说会在阳光热烈的时候折射出五彩之光,但很可惜,现在是阴雨天,只能看做一个幽蓝色的土鸡蛋。

    林凌原先并不想来,但很可惜,身为主要设计人,在会场当日他得在场监督,以防止布置的过程中有些意外发生。在众人经过长达半天的忙碌之后,整个展台已经焕然一新。此时时间已经接近到开展,林凌要是想不惹人注目地躲在一边,那最好现在就离开展台中心。但是林凌看着已经布置完毕的展台,总觉得这里还有一些瑕疵——

    林凌是一个完美主义者。

    一个完美主义者,就意味着他不能忍受自己出品的东西有任何差错。

    所以林凌又再度停留了一会,那只黑色钢笔在他指尖轻巧地打了个旋儿,最终停在了一个细小的角落上。

    待到林凌停下动作,show girl们都已经就位,数万人将展会现场挤得水泄不通。

    赵齐满意地看着面前光彩夺目的展台,回头对林凌道:“还是你牛啊,你真不考虑再回来?你要是回来,肯定能成为业内最新的传说!”

    林凌:“…………”

    ——老子才不想当什么最新的传说!那还不得被一抓一个准啊!

    黑发少年挥了挥手,正想对赵齐say goodbye,只听旁边一个穿浅绿色连衣裙的漂亮女孩正死死地盯着他的手,目光似眼含热泪,转移到了他的脸上:“林凌?是你吗?”

    因为激动,女孩的身躯微微颤抖着。

    在那一瞬间,赵齐的脑海里瞬间蹿过一个念头——林凌这小子的前女友?还是失散多年的爱人?却在命运的驱使下重逢?这颗真鸡儿狗血啊!

    林凌憋了半天挤出一句:“不是我……”

    ——我不是,我没有,相信我!

    女孩更加激动了,声音都带了哭腔,大声地说:“这么好看的手除了你还能有谁,这么好看的脸除了你还能有谁!我真的特别喜欢你,你出道的每一首单曲我都买了,我原本是秦安的粉丝,后来逐渐变成你的粉丝了,你为什么会突然退圈,还一点消息都没有——”

    赵齐心道卧槽,林凌什么时候出道了?!还出单曲?他咋没有听说过?哦,林凌真是一个小机灵鬼!怪不得不肯回来,原来当明星了啊!

    那女孩的声音有些大,立刻引来了不少人围观八卦。其中有些人越看林凌越不对劲,纷纷地挤上前来:“林凌?!你怎么在这里?!”

    “真的是你吗,给我签个名吧——”

    赵齐都快被挤成肉饼了,他一面心疼自己刚刚吃的红烧牛肉面又回到了嗓子口,一面心道林凌竟恐怖如斯啊!咋这么牛逼呢!这粉丝绕起来可绕地球三圈了啊。

    比起赵齐,林凌的处境就更危险了,他不得不一面往后退,一面防止自己被人群给踩伤——直到他退无可退,有一双手从背后将他拥入怀里。

    那个人说:“别怕。”

    系统好像知道林凌正在想什么,在他脑海里用一种邪恶的语气说:“也许他们已经达成共识,准备把你骗过去一起干掉你。”

    林凌:“…………我有点方。”

    系统在他耳边啧啧有声:“或许总裁被刺激的开启了小.黑.屋play,等你过去了就会把你关进去每天不允许你看别人,每天每夜你只能躺在床上呻.吟着——”

    林凌感觉自己宛如旁听了一篇以自己为主角的小黄.文——他的脸皮还不够厚,差点老脸一红。随即黑发少年毅然决然地打断他:“你少看一些那种文!还有,脑洞太大是病,得治!”

    系统很委屈地小声说:“你以前还跟我一起看的……”

    林凌选择性地无视了他这句话。

    黑发少年百般思忖之下,终于抬起了头,长而浓密的眼睫毛在昏暗的灯光下微微颤抖着,似一只蝴蝶的羽翼,煽动了祁南的情绪。他像是思考了一会,才谨慎地问:“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男人心中一动,想伸手触了触对面少年睫毛的尖端——再被林凌用警惕.jpg的目光看着后,祁南改变了手的方向,拍了拍他的肩膀,反问他:“是时候了不是吗?之前你也提过这个建议,现在是有了别的想法?”

    祁南的语气四平八稳,平淡得就像一句“早上好,吃了吗?”,但只有他自己知道,其实他的心跳已经直奔八十迈,就像被人在上面戳了一个羊毛毡还拧成了一坨麻花。

    他不知道林凌在寰宇中心的那个为他解围,还把他带走的“友人”于林凌而言是个什么角色,也没有把握林凌会不会答应自己——但祁南在这一刻无比清晰地知道,林凌对自己的重要性。

    光是想起方才电话里那个空白对林凌的嘘寒问暖,祁南就油然而生了一股从未有过的愤怒。

    他想跟林凌再近一点,最好近到没有人可以分开他们。

    祁南自小被当做集团继承人培养,懂事起学会的第一件事就是忍耐与克制,克制自己的欲.望,保持应有的冷静。父母与他疏离,每天只在晚餐时交流一次学习成果,祁南几乎没有得到过,感受过任何感情。

    直到林凌的出现。

    与他有关的事物,是祁南人生中第一次品尝到人与人之间交往的喜欢是什么滋味。

    ——像糖果啊。

    那些他童年时期错过的,不被允许的,那些被包裹成五颜六色的糖果,原来是这种滋味呀。

    再后来,或许是受了父母的影响,祁南还是想也许保持一些距离会比较好——但是现在男人已经改变了主意。

    他想再靠近林凌近一点。

    再近一点。

    ——没有距离更好,本来便不应当有距离的。

    在总裁大人的目光里,对面那位黑发少年赶紧摇了摇头,咬着嘴唇说:“我再考虑一会。”

    林凌这句话刚说完,在发现祁南的目光有些不对劲后,立刻补充了一句:“不是不想跟你一起住,我当然想,只是我还有些设计的收尾工作没有处理,你那边太远了。”

    祁南并没有步步紧逼,他甚至很稀松平常地“嗯”了一声来结束这个话题,仿佛那只是随口的一提。

    林凌松了一口气,低头看了一瞬,又下意识地握紧了手里的手机。他心中纠结来纠结去,想开口问,可是又怕提醒了祁南那通电话的事。

    总裁大人好像看出了林凌的想法,他抬起左手,抚了抚其上的那颗袖扣——那是林凌在上个生日送给他的礼物——祁南慢条斯理地说:“对了,刚才你表弟说让你好好休息,以免感冒。”

    林凌:“…………”

    语文课代表林同学品味了一下祁南的语气,拿出当年做语文阅读理解的功力来,从里面品出了一些威胁,一点醋意,还有一点风雨欲来之势。

    祁南说完这句话,好像觉得酒劲又上来了,身形摇晃了几下,靠在身边少年身上才堪堪站稳:“我该走了。”

    林凌没松手,把男人往沙发上一按:“走什么走?不准走,你以为我家是什么地方,你想来就来?都醉成这样了走什么?”

    总裁大人单手撑住沙发,又站了起来,靠近身边人的时候一股酒气钻入林凌的鼻腔:“没有醉,我真的得走了,我还有一些报表要看,明早有例会。”

    他的声音不大,但很坚定——每当涉及到这种事的时候,林凌就知道想强留他下来是不可能的。

    这也是林凌对祁南的攻略好感度一直停滞在靠近九十,始终升不到顶点的原因——总裁大人也特么太爱工作了吧?!

    黑发少年不满地扶着他走到门口:“就留这么一会儿,那你到底来干什么?还不如直接回家,你还能多睡一会。”

    祁南像是轻笑了一声,他在门口时转过身,狠狠地给了林凌一个拥抱。因为醉酒,他的声音有点哑:“因为我想见你。”

    林凌被这句突如其来的情话给震在了当场,他的后脑被男人紧紧按着,满脑子都是男人身上的酒味,搞得他也有些要醉的感觉。

    男人抱了他一会才松开手,拒绝了林凌要送他下去的举动:“司机就在下面,你不用出来,好好休息,早点睡。”

    林凌拗不过他,便仰起头乖乖地听话。

    少年的眼睛黑白分明,就这么瞅着男人——祁南突然觉得有些东西在自己身体里失控了,他低下头,有些不稳地亲在了少年的唇角,又辗转着来到了嘴.唇上,给了他一个吻。

    这个吻并没有持续多久,像短暂的火花,稍纵即逝。

    祁南很快便抬起头,用指腹抹去少年嘴.唇上残存的痕迹:“去吧,晚安。”

    林凌目送着男人高大的背影,直到祁南所乘坐的电梯缓缓闭合,载着男人向下驶去,他才进屋关上了门。

    祁南走后,空荡荡的房间又只有林凌一个人,厨房里一片狼藉,卧室里的笔记本电脑早就黑屏了下去,游戏还等待着他的再次降临,但他已经没有兴致去收拾。

    此时此刻,他的心中只有一个疑问:他们那通电话到底说了啥?

    他和祁南爱情的巨轮到底沉没沉?!

    林凌正苦恼着,手里的手机又嗡的一声亮了起来,吓得林凌差点脱手而出把它扔出去。

    黑发少年低头一看,又是一条来自空白的简讯:

    “打开电视,娱乐一台。”

    林凌:???你叫我看电视我就看电视,那我岂不是很没有面子?

    他一面这么想,一面摸索到遥控器,换到了简讯中说的频道。

    硕大的液晶显示屏里正播放着一个衣服广告——林凌仔细一看,竟然里面那个模特竟然还是秦安!

    广告里的男人宽肩窄腰,容颜俊美,虽然穿着某著名品牌的运动服,但仍然有股优雅的贵气在,的的确确就是辣个秦安。

    这啥意思?秦安让自己看他的广告?来彰显他多么红还是咋滴?

    正当林凌纳闷间,广告已经结束了,切入了正题。

    那个人的声音很温柔,也很好听,宛如一曲大提琴的演奏,只不过那听似稳定的声线中还带着一些微不可闻的颤抖。

    伴随着那个温暖的怀抱而来的,是陌生又熟悉的古龙水味,犹如汹涌而来的潮汐,朝林凌迎面扑来。

    此时此刻,他心中只有一个想法:mmp,被看见了!

    从背后拥住林凌的男人比他高上一个头,有着浅褐色的头发,轮廓深邃,肤色白皙,瞳孔也是不同于亚洲人的玻璃质感——据说那是由于这位是中英混血,在上个演艺圈的世界是大名鼎鼎的天王级人物秦安。

    男人的拥抱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他只是蜻蜓点水一般地触及了黑发少年,隔着衣物小小地拥抱了一下,用手掌遮住了林凌的眼睛:“好久不见。”

    四周拥挤的人潮被秦安所带来的的保镖给强行隔开,连带着赵齐一起隔了十万八千里,空出了一大片地方来。

    秦安穿的是高定的西装革履,往这儿一站便好似置身于新春国际大牌时尚发布会秀场,与这块地方着实格格不入,谁也不知道这样一个巨星为何会出现在这种展会上。

    在蜂拥而来的记者如同闻见血味的蚂蟥一般蜂拥而来前,秦安一只手按在林凌肩膀上,用了点力推着他向前走了几步:“先离开这里。”

    林凌的后背僵直着,就像有一根钢管绑在身后那样的笔直,这透露了他的忐忑——他朝外看了看人群,再想想自己能不能扛得住这么多人的踩踏——答案是他还是想死的好看点。

    于是黑发少年什么也没说,跟着秦安走出了会展中心——最终两人一前一后地停在了后门门口。

    秦安身边的保镖们都被留在了展会处阻拦疯狂的群众和记者,在这角落里只有他们两人——这时候男人走在前面的背影在林凌眼中就变得极为可怕起来。

    秦安的反应比林凌想象的要好一些——但那并不表示什么,更相反的,秦安是那种越生气时越会温柔地笑的那种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推荐阅读: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妙医鸿途我真是大明星

前男友们总在修罗场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或网友上传,重庆时时彩直播只为原作者蛋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蛋白并收藏前男友们总在修罗场最新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处理。
Copyright © 2016 重庆时时彩直播

11选5每期7码必出五码 辽宁快乐12app下载 广东快乐10分 湖北11选5软件 千百万娱乐诈骗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财付通彩票网 高频彩票 旺旺平特一肖高手论坛 安徽快3和值
新疆11选五开奖号 2018最快开奖历史记录 法网球比分规则 松哥爆料单双中特网 青海11选5什么时候开的
双色球玩法 体彩排列5走势图带连线 吉1祥号坊站娱平乐台 重庆幸运农场159cp点vip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公告